战“疫”日记112

“我们更期待战‘疫’胜利在春暖花开前”

2020年03月01日13:50  来源:人民网-海南频道
 

时间:2020年2月29日

地点:武汉同济医院中法分院

记录人:海南援鄂医疗队队员、海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林芳崇

林芳崇

援鄂工作在有序地进行着,我们这一组被分到了武汉同济中法新城院区重病房,编入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的一线队伍中。

我第一个班就是大夜班(03:00—09:00),早早定了闹钟。虽然和家人朋友们通告夜班已早睡,但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不是恐惧,不是仿徨,而像是一种直面未来的期待。闹钟在01:00响起,收拾妥当,准时01:30乘坐公汽大巴出发。刚好这个点就我一个人上班,整个大巴就我一个人,在冰冷的天气里更显寒气十足。02:10左右,大巴到达医院,换好值班的简便服装,坐在办公室刚好是2:50左右。

值班医生共有三人,另两名是中日友好医院的同仁,其中的杨医生带我介绍了工作流程、病人分组管理情况等等一些事项。与上一组医生交接班后,杨医生告诉我,绿组的病人危重,有6个,是由另一个医生韩医生负责,我和他分管红、蓝组的重病人,各18个病人,总病人数是42人。前三小时,先由绿组的韩医生穿防护服进工作病区查看病人,我们在办公室开医嘱,后三小时再由他带着我进去。06:00左右,韩医生从病区出来了,和我们交代了危重病人的一些注意事项。我穿好防护服,戴好护目镜及头套,跟着杨医生,穿过五道门,进到了工作病区。里面是一个三点式的布局,中点是护士站,对面就是一线铺开的一个一个的小病房。除了危重病人镇静以外,大部分病人都还没睡醒,就一个房间的三个病人无法入睡。见到我们进来巡视,他们赶紧向杨医生投诉隔壁房间的一个老太太,一整宿都没睡,一直在哼哼哈哈、唠唠叨叨,弄得他们也没得睡。杨医生向他们解释了一下,那是一个病情明显好转的老太太,但是精神有点问题,没找到家人,自己说是黄陂区的,但黄陂区工作人员没查到她的信息,无法接她回区里。医院已上报指挥部寻求帮助,目前警察已在帮忙,病人病情好转,精神好了,想出院但出不了,所以就有点闹。病人们知道情况后,也表示了理解。杨医生临出病房前向三位老太太表示了感谢,原来他们三人为感谢杨医生的精心照顾,前两天给医院写了一封感谢信,杨医生获得了表扬,故查房时顺便回谢。病房内医患双方互相致谢,互相尊重互相理解,病房氛围其乐融融。巡到危重病人的房间,两个插管上呼吸机的都是有基础疾病的老年人,其中一个老爷爷在外院治疗一段时间,效果不佳,直接转过来的,呼吸循环都不好,呼吸机使用参数高,但效果不理想,估计过两天再不好,得上ECMO了。有一个单间房住了一个白血病病人,才32岁,因为发高热、气促来就诊的,免疫力低+发热,不排除新冠,病情重,就收治到这边来了,用药退热后,能平稳入睡,属于疑似病人,当场给她做了咽拭子标本的采集,采样后鼻腔有点渗血,血流止住后,又再次入睡。杨医生慎重放置咽拭子标本后,和我讲解了取标本的一些小技巧和注意事项。

兴冲冲、不停歇地工作了一个多小时,突然感到非常憋气,头疼得要炸开一样,我赶紧向杨医生汇报了身体情况。他说,穿着厚厚的工作服,戴着两层口罩工作,刚开始都可能会有不舒服,他让我先原地休息观察一下,有什么不舒服可以呼叫旁边的护士和他来帮忙,然后他转身去查看其他病人。我坐在椅子上,感觉鼻腔喘气不足,只好口罩内张着口喘,头疼可能和目镜戴的时间长有关,不能动目镜,只能尽量不去想,气促稍有缓解,但开始冷汗一阵一阵地冒,恶心、反胃,加上憋气眩晕,非常难受,一度以为撑不下去了。但杨医生进来前交代,第一次出病区脱防护服非常重要,要求我和他一起出病区,由他来帮助我安全、合格地脱防护服、手消。所以我尽量地自我调整呼吸和心理鼓励,避免过早出去中断了杨医生的工作。10余分钟后,冷汗不再冒,眩晕和反胃好多了,气也顺多了,慢慢行走也不觉太喘,但头炸痛仍很厉害。没办法,我只有慢慢地走到杨医生旁边参与查房转移注意力,反复地回到护士站休息调整。八点半,杨医生完成相关工作,告诉我准备出去了。我松了口气,近一个小时真的是魔鬼般的梦游。

出病房工作区有很严格的手消要求,每触碰门手把和脱每一件防护物品都要进行手消,脱防护物具时最好有一个同伴看着,如有误触外部污染部位都要进行该部位的消毒,避免污染扩散,出去同样要经过五道门,最后一道门要注意闭气更换口罩。顺利出了病房工作区,到医生办公室,这时已接近九点,大部分接班的医生都已到位。由中日友好医院的詹庆元主任主持了交接班,主要听取了绿组病人的情况,并详细询问了一些细节。他郑重交代了其中三个病人避免交叉感染的注意事项,并简要介绍了前两日对新冠肺炎死亡病人解剖的一些结果,在解剖病体的多个器官检测到该病毒的存在,病毒的侵袭力还是很强的。

交接完,顺利下了班,回到酒店已是10:40,赶紧在酒店楼下设置的污染区更换外套直奔10楼的公用洗漱间进行洗浴。

第一次值班感受颇深,不容易啊!无论是病魔缠身的病人,还是积极抗疫的医护人员,都不容易。前者是身体的折磨和对病情变化的无力感,后者是防控和身体承受度的高要求,以及如何给予病人最好的治疗和最大希望的压力。不过还好,病区的大部分病人病情还是稳定向好的,危重病人也没像前段时间那么多了。

在大家全力的辛苦付出下,战“疫”胜利只是时间问题,只不过,我们更期待这个时刻能在春暖花开前……(整理 孟凡盛)

【专题聚焦】战“疫”日记——“我们一定能赢!”

(责编:李浩蓉、蒋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