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枪手田添鸿:只有苦练 才能为身上的特战服添鸿

2020年05月07日20:56  来源:人民网-海南频道
 

4月的海南碧空如洗,烈日高照。

武警海南总队东山训练基地,一名全副武装的特战队员持枪而立。哨声响起,他迅速跨立沉肩,抬枪上膛,目光穿过准星紧紧钉在30米外的靶心。

“砰砰砰……”枪声落下,钢板靶上传来5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声控计时器定格在0.94秒。

“真快!”战友们不禁惊叹。

刚刚完成快反射击训练课目的特战队员正是总队有名的快枪手——田添鸿。

这个兵个头不高但孔武有力,漆黑如墨的眼眸里透露着寒光般的凌厉,布满老茧的双手和略微白皙的脸庞形成鲜明对比。入伍不到五年,先后参与博鳌年会安保、抗风抢险救灾等急难险重任务十余次,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各1次,获评武警部队“优秀快枪手”、总队“十佳士官”。

田添鸿为战友讲解快反射击动作要领

“只有苦练,才能为自己添鸿,为身上的特战服添鸿。”这句话不仅是对名字的解读,也是田添鸿的座右铭。

“就是要比一比人硬还是枪硬”

2019年1月,燕山脚下冰雪覆盖,某训练基地内,武警部队快反射击检验性对抗悄然打响。

田添鸿和14名队员代表海南总队出战,在本能反应射击、记忆指向射击和奔袭抵近射击三项课目中与对手平分秋色。鹿死谁手,关键就看最后一项人机对抗。

作战环境完全陌生、显靶时间不足两秒、若未命中就会被判阵亡,近似实战的对抗条件让即将上场的五名队员压力倍增。

面对势均力敌的对手,能否取得先手优势尤为重要。“我先上。”田添鸿自告奋勇打头阵,只身闯进作战区。

田添鸿(右二)与队友进行小组协同战术训练

寒风吹得树枝呼呼作响,丛林里显得格外阴冷,田添鸿环视四周,迅速呈战斗姿势搜索前进。突然,一个目标从左前方草丛弹出,他转身抬枪,果断击发,一击命中,整个过程不足1秒。冒着青烟的弹壳刚落地,正前方又出现移动目标,一声枪响传来,靶标应声而倒。

随着“战斗”不断深入,课目设置越来越难。除了显靶时间缩短外,出靶方式也层出不穷。

“根本想不到靶子啥时会从地下、树上还是空中出现,有时还会同时出现多个目标。”田添鸿回忆道。

面对随时可能遭遇的“敌情”,他沉着应对,雷霆出击,连续打掉9个目标。五人小队连闯初、中、高三级作战区,以命中17个目标的总成绩奠定胜局。

田添鸿进行本能反应射击训练

胜利的背后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参赛队员5天前从温暖如春的海南来到天寒地冻的北京,接近30度的温差,导致射击命中率直线下降。

“天气太冷,手指僵硬,动作根本做不到位。”队员刘政宇回忆道。

为尽快适应严寒环境,他们卸下防寒手套在零下十几摄氏度的室外进行出枪瞄准、据枪定型训练。裸露在空气中的双手布满伤痕冻疮,枪入套的撞击常常会将伤口撕裂得更大。当他们将双手泡进水中“冰镇”时,钻心的痛感会在瞬间传遍全身。

“有时候疼的浑身哆嗦。”“自残”式的训练让田添鸿记忆犹新。“痛麻了还得接着练,我就是要比一比人硬还是枪硬!”

“不仅训练能吃苦,还爱琢磨打仗的事。”说起田添鸿,中队长陆刚刚赞不绝口。

2018年12月,田添鸿参加总队快反射击集训,全新的训练课目让他产生强烈的本领恐慌。训练期间他发现,队员们虽然都能上靶,但弹道分布普遍较散。

实战中的毫厘误差都有可能影响战斗走势,如何缩小弹着点成了摆在所有人面前的一道难题。

一次训练,田添鸿看到钢板靶上有个明显弹痕,他刻意将注意力放在这个位置进行射击,多次尝试后发现弹道散步会因目标变小而集中。

随后,他在A4纸画上硬币大小的黑色区域进行出枪瞄准定型训练,之后再对枪靶射击时,弹道分布明显缩小。随着“定硬币”训练法推广,困扰已久的难题迎刃而解。

“我的枪已经‘滴血认主’”

“0.94秒,步枪单目标5发5中;1.52秒,手枪5目标5发5中;3.41秒,本能反应射击10发10中;手枪0.16秒、步枪0.12秒武器单发射速。”这组数据是田添鸿在千万次苦练中创造的极限。

当战友问及训练秘诀时,田添鸿伸出布满老茧的双手笑着说,“我的枪已经‘滴血认主’。”

回顾他的成长轨迹,这些成绩的取得绝非偶然。

田添鸿参加“魔鬼周”极限训练时进行泥潭摔擒训练

为提高基础体能,他每天早起一小时跑趟十公里;力量训练时负重两件防弹衣四个沙瓶;每晚体能“加餐”练到爬不起来才算结束……一年多高强度训练让他在同年兵中脱颖而出。2017年12月,田添鸿参加总队“魔鬼周”极限训练。在双脚磨泡,左小腿韧带拉伤的情况下,背着30公斤的武器装备坚持完成攀登、索降、扛圆木、冲陡坡等30余项训练课目,并获得“极限训练勇士”称号。

2016年5月,总队组织三级反恐力量集训。手枪快速射击要求5秒内打完3发弹,田添鸿用时两秒多;步枪多姿势射击要求1分钟内跃进10米再击发,田添鸿仅用时30秒且十发全中。

虽然成绩并不拔尖,但时任中队长吴腾飞看到他的潜力。

2016年年底,武警部队提出“绝对快、相对准”实战化快速射击理念,海南总队第一时间进行试训。

全新的射击理念没有经验可循,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既然是实战化射击,就得按战场环境设置训练标准。他们在反复研究论证中发现,敌我对峙大多数在半径30米范围。这个距离既能保证射击精度实现火力压制,还能最大程度避免误伤。

只有不断尝试和苦练才能找到最佳训练方法。为此,队员们白天练动作,晚上想法子。

“如果射速快,枪口跳动幅度大;若枪回位再击发,速度就很慢。”数百次实弹训练,田添鸿有所感悟。手腕下压角度、手肘弯曲程度、双手握枪力度甚至虎口接触方式这些细微的变化都会速射时被无限放大,影响射击成绩。

练击发,每天扣扳机5000次以上;练据枪,直到手握不住枪自然掉落;练控枪,左手把右手搓掉皮,枪把上缠着的纱布时常会被鲜血浸透……那段时间,队员们几乎钉在训练场,每天训练长达17个小时,刮风下雨也不停歇,就连吃饭都在训练场解决。

田添鸿则像“入魔”一般,听到滴答声,会下意识掏枪;看到明显标记,都想着怎样瞄准;手上的泡磨了破,破了出,直到变成一层厚厚的“皮套”。

内旋下压控枪、本能指向瞄准、冲压式击发……经过不懈努力,一个个关键环节接连攻克,试训任务取得重大突破。

夕阳下的特战队员

“不仅要会练兵能带兵,更要主动思战谋战研战”

2019年2月,作为教练员的田添鸿走上训练场进行快反射击课目演示。劫持人质靶在密林中时隐时现,只见他眼快手疾、抬枪击发,连续数声枪响,5个“歹徒”均被击中要害,在场官兵惊叹之余,训练热情更胜以往。

“反应快、出枪快,击发快,才能在实战中先发制敌……”看着战友们津津有味听自己讲授射击要领和训练心得,田添鸿不禁想起第一次教学时的尴尬场景。

一个月前,载誉归来的他在全总队巡回进行快反射击教学。

“怎样才能打的又快又准?”“脱靶问题怎么解决?”“如何将其运用到实战中?”……虽然前期做了很多准备,但面对从未接触过这个课目的战友的接连提问,田添鸿急的面红耳赤,一时语塞。最后只好让他们对着动作模仿练习。一节课下来,虽然累的一身汗,但教学效果却不理想。

自己练得好固然重要,教得好才是关键。他拿出训练时的拼劲,对着镜子练表达能力;拉着战友试讲试教;带着小队研究教学方法……在一次次摸索中,研究出一套科学系统的教学方法,总结的“控重心、快出枪、定中心、精指向、稳复位”15字训练要诀在全总队推广,培养出一大批熟练掌握快反射击的优秀特战队员,大幅度提升总队特战分队整体实战水平。

“不仅要会练兵能带兵,更要主动思战谋战研战。”一次反劫持演练的失败让他触动很大。

战斗打响后,田添鸿轻车熟路突入房屋,正准备强攻时,却发现屋外警戒的队友已经“阵亡”,自己则被另一波蓝军“包了饺子”。

不树立实战标准,训练就是花架子。闲暇之余,田添鸿思考最多的就是如何将快反射击从训练场上的单兵技能进阶为实战中的杀手锏。他结合国内外实战案例,反复在丛林、城市、街区等不同战术背景下进行对抗演练。

研究发现,在实战中精准击毙“犯罪分子”并不是狙击手的专利,若是在封闭空间、敌我交错极端情况下,则需要突击队员协同配合以快制敌。

为此,田添鸿积极探索“绝对快、相对准”向“绝对快、绝对准”突破的可行性,实现了极限射速条件下对头部、胸部“精准散布、核心命中”的战术打击手段,进一步拓展了快反射击的实战应用。

日前,一场实战化综合演练正在进行。当“暴恐分子”挟持人质对峙时,田添鸿没有丝毫迟疑,抬枪速射,在靶标头部和胸部核心区域留下了密集的弹孔。

战情瞬息万变、演练真枪实弹。田添鸿以过硬的射击本领始终掌握着打赢制胜的主动权,带领队员们灵活应对敌情、快速化解危机,圆满完成了特种侦察、解救人质、丛林捕歼、战场救护等十余个实战化训练课目。(毛文秀 雷辙)

(责编:刘阳阳、席秀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