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南最艰苦的水电站 一群年轻人坚守十年

毛雷

2020年05月03日16:54  来源:人民网-海南频道
 

车出海口,西行南下,先走两个小时高速到昌江,再开两个小时山路到最偏远的王下乡,再颠簸约六公里的土路,看到苍翠的山谷中插着一面鲜艳的国旗,就到了海南控股南尧河水电站。

南尧河电站是海南控股旗下海控能源下属的一个水力发电企业,电站三台2000千瓦水轮机组发电供海南矿业使用。南尧河电站自2009年建成投用以来,一直保持着1600万千瓦时的平均发电量。

搞水电苦,在南尧河搞水电更苦——这里不仅人烟稀少,而且几乎与世隔绝,相比洪水来临时的“险”,更加考验人的是孤独和寂寞。十年来,正是一群年轻的水电人在这里战胜孤独默默奉献,用实际行动生动诠释了“坚守”的意义。

南尧河水电站遭遇洪水的情景 水电站供图

栉风沐雨

在海南最偏远的水电站与水“拼杀”

“如果再晚转移2分钟,我们就都出不来了!”1982年出生的梁祺从小跟着父亲在琼海牛路岭水利发电站长大,“台风见过,暴雨见过,但是台风带来这么大的山洪,我还是第一次见。”

梁祺口中的这次山洪,是2016年第8号台风“电母”带来的。8月17日那天,昌江县王下乡的降雨达1412.3毫米,为昌江县五十年一遇的特大暴雨,致使昌江县霸王岭至王下乡路段山洪暴发,部分道路桥梁冲毁,路边山体多处塌方、通信中断。那次,配有卫星电话的南尧河水电站也和外界“失联”了近20个小时。

几张老照片展示了当时的危急场景:滚滚洪水拍打着水电站的厂房,绿色的篮球场地面已经被洪水打碎;洪水漫过防浪堤,涌入厂房,三台2000千瓦发电机组已经完全被淹没……

面对不断上涨的水位,在时任党支部书记、总经理陈焕发的带领下,电站从重要防御状态进入紧急防御状态,五名职工根据分工,各负其责,迅速进入战备状态。经验丰富的陈焕发判断此次厂房恐怕不保,立即安排梁祺顶着暴雨,实时监控观察尾水水位及四围山体情况,同时,提前部署,及时规划好安全转移路线。

洪水侵袭后的南尧河水电站 南尧河水电站供图

“撤!”眼看着尾水水位不断上升,防汛预警连连升级,陈焕发知道最重要的是人的安全,虽有痛心和无奈,最终还是下达了撤离的命令。他们刚跑到附近的山头,回头就看见漫天的洪水正越过大坝,把整个厂房全部灌满……

“说不怕是假的,这次是真的有点怕。”梁祺说,怕归怕,但只是一瞬间的事,洪水过后,大家立即将重心转到抢险救灾工作上,强力排水、拆机组、烘干……经过大家的努力,水电站在最短时间内达到恢复生产的条件。

这只是南尧河水电站十一年来经历的其中一次台风,像这样的场景还有很多。“大风大浪都见过了,现在大家都比较习惯了,但每次台风暴雨,我们还是会全力以赴防患未然。”南尧河水电站党支部书记褚新平说,在每次防洪抢险的过程中,党组织和党员发挥了关键作用,7名党员和3名预备党员冲锋在前,展现出强大的战斗力。

南尧河水电站电气专工梁祺正在工作中 吴涛 摄

战胜孤独

在“与世隔绝”中提升自己

“68公里!120多个弯!”当记者问及水电站到昌江县城的距离时,“90后”的王高林脱口而出。因为皮肤黝黑,大家更愿意叫他“小黑”。2009年入职,他是南尧河水电站第一批老员工,也是当时最年轻的队员。

别看小黑年纪小,却是队伍里的“老司机”。汽修专业出身的他,18岁就拿到了驾照,所以一开始开车的任务就落在他的头上。从县城到水电站,大部分是盘山路,路边就是悬崖峭壁,68公里的山路大概要开两个多小时。“如果遇到天气不好,还有可能遇到山体滑坡,进出山里唯一的石桥也会被河水淹没。”小黑说,现在自己对这条路已经很熟悉了,“哪里有弯儿我都知道,有一次因为情况紧急,只用了一个小时二十分钟就开到了县城。”

与狂风暴雨和吓人的山洪相比,这里更加让人难受的,是孤独。

2009年到2014年期间,南尧河水电站是没有信号的。

为了找信号,梁祺和他的同事们走遍了水电站周围的地方,最终发现山上的一棵树那里会有一丝微弱的信号,所以就出现了当时在南尧河水电站才有的独特场景:挂手机。一串手机被用绳子挂在那棵树上,大家开着免提打电话。

一群80后、90后,没有网络的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

“一开始大家还有说有笑,但时间长了就发现,整天就是那么几个人,慢慢都没话说了。”在梁祺看来,与世隔绝的自然环境,虽然让他和外界的联系少了很多,但也隔绝了浮躁,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去充实自己。他给自己定了五年目标,更多的精力用在学习跟钻研上,已经成为一名资深的电气专工。

和梁祺一样,从什么都不懂,到技术骨干,小黑凭的就是一股不服输的劲。汽修专业出身的小黑一开始对水电专业一无所知,为了尽快学习技术,他每天跟着水电设备的安装师傅学习,学电焊、学维修,有时间再看看技术书籍,不懂了就向老师傅请教,一边工作,一边学习。“现在设备出现什么故障,我基本上都能判断出来。”

“在这里,要耐得住寂寞,要学会独处,我希望我把能力提升得更高,用成绩来体现我的社会价值,用我的坚守来传承南尧河水电站精神、海控精神,让更多的年轻同事一棒接着一棒干,把南尧河水电站建设的更美好。”梁祺说。

南尧河水电站旁边,国旗飘扬 人民网记者 毛雷 摄

永不止步

让“南尧河精神”走出南尧河

现在的南尧河水电站,已经不需要十几二十个人常驻了。

为了加强安全生产管理,提高南尧河水电站管理水平,海南控股党委高度重视南尧河水电站的技术改造升级,从2018年起开始实施电站运维智能化建设,逐步实现水电站“无人值班,少人值守”。南尧河水电站集控中心建成以后,员工工作地点已搬迁到昌江县城,通过网络对电站进行远程监控操作。自动化智能化的管理,实现了远离危险,消除隐患和减人增效的目的。

节省出来的人力,就要让他们发挥作用,优秀的战斗队伍,随时服从组织的召唤。在做好南尧河水电站生产任务的同时,在海南控股党委的安排下,南尧河水电站派出精干人员赶往东方新龙龟厂光伏电站,配合开展项目建设和运行管理工作。

南尧河水电站三台发电机组 人民网记者 毛雷 摄

“一切从无到有,日夜加班抢建。”从南尧河走出来的这支队伍,发挥不怕苦,不喊累的精神勇担重任,顽强拼搏,从基础一、二设备的安装,设备屏柜电缆的布线、对线、接线到调试,不分昼夜,追赶进度。2020年4月16日,海南控股东方新龙光伏项目全容量顺利并网发电,标志着海南控股东方新龙光伏全容量发电并入南方电网,以实际行动助力海南“五网”建设,南尧河水电团队,再一次以自己过硬的技术力量,完成了组织交予的重要任务。

如今,南尧河水电团队已接管东方新龙龟场光伏发电站运维,通过技术输出,为南尧河水电站人均年增收1.2万元。南尧河水电站党支部书记褚新平说:“我们南尧河电站从09年建站至今,有两代的水电人,在南尧河奉献了他们的青春和智慧,现在有更多的年轻人不断地在加入我们这个团队,我希望通过他们的劳动和努力付出,把我们南尧河电站,建设得更加美好,同时也希望通过我们的坚守和付出,为海南自贸港的建设奉献南尧河力量,作出海控人的贡献。”

在梁祺看来,他和队友们只是做了一名水电人应该做的,并没有什么感天动地的“大事迹”。但这样的“平凡”,不正是每个人参与海南自贸港建设的方式吗?

(责编:刘瀚涛、席秀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