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助故事|袁伟:我们在一个战壕里战斗,成为了一家人

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海南)队员
海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创伤医学中心主治医师 袁伟

2020年03月23日10:02  来源:人民网-海南频道
 

【编者按】3月17日下午,首批返琼的支援湖北抗疫医护人员凯旋。疫情发生以来,海南共派出7支医疗队864人支援湖北。在鄂期间,他们不畏艰险、不计生死,与武汉人民建立了深厚情谊。为此,人民网海南频道特别邀请他们讲述自己的援助故事。

袁伟(照片由本人提供)

接到通知的时候我人在河南,当时已经买不了机票,没办法回海口与大部队汇合,很着急。联系单位后,知道有车队开往武汉,就买了从河南到长沙的动车票,2月4号在长沙服务区与大部队汇合,再开往武汉。

2月5号上午,车队到达武汉。高速路上,一路车都很少,到了武汉感觉像是个空城,那个时候开始意识到自己到了疫情核心区。我们的任务是到江汉方舱医院做医疗服务,上午把车停在了国际会展中心(也就是江汉方舱医院所处位置),就集合去了下榻的酒店,因为随时可能需要进舱执行任务,来不及休整,下午就接受了防护物品穿戴的培训和考核。第一批一共有4个人,我是其中之一。

2月6号凌晨3点,医疗队接到通知,准备进舱。上午8点,作为海南第一批进舱人员,我进入江汉方舱医院接班。其实进舱之前,心里都觉得没有什么,等穿好防护服,准备踏入那扇门,才开始觉得害怕。因为说实话,当时的一切对我们来说都是未知的,很多工作都处在摸索阶段,防护条件并没有那么健全,并且对所有人来说都是第一次。

我主要负责江汉方舱医院一楼东区的病床,一行有四个医生,但病人有四五百人,平均一个医生要负责一百多个病人。刚进去的时候,工作包括问诊、接收新病人,收集信息、做医嘱等。有的病人比较恐慌,有抑郁征兆,我们还要做心理干预,一直要保持跟他们沟通交流。

一天24小时,我们分为早、中、晚、夜四个班,一人一天6个小时。一开始时候每天都有排班,后面医疗队进来的越来越多,排班就比较分散。我一共上了11个班,是我们队进舱最多的。

在方舱医院工作首先还是生理上的挑战。护目镜、口罩,每次发防护物品的都不是固定的,有的口罩特别勒耳朵,而且戴口罩之后呼吸会憋闷,如果还要说话就更憋闷了。但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我们说话必须大声病人才能听到,6个小时下来口干舌燥。同时,我们又要直接接触病人,面对面交谈,也就意味着我们是直接暴露在病毒之中,肯定会有担心,但该做的工作我们必须要做。

最重要的工作还是安抚、解释。有些病人刚开始进来会有各种不理解,会觉得在家隔离也可以,为什么要集中一起;病人病情有轻有重,有些病人担心重症病人会传染;有些病人有基础疾病,病情有时会加重,更要特别关注,重点筛查,及时转到重点医院去。

每天我们都要反复重复这些操作,也碰到过比较困难的时候。有的病人在治疗过程中觉得自己(病情)加重了,要求转出,但事实情况不符合国家诊疗规范划定的条件,我们就要不停的耐心解释。我记得有个病人,从我上班到下班6个小时,反复来询问,我就反复做解释。

对于这些在方舱的病人来说,他们承受了太多的痛苦,我们医护人员可能无法亲身体会,但病人的疾苦我们能看到,(新冠)病毒引起的一些症状,确实对病人造成很大伤害。我们在一个战壕里战斗,就是朋友,就是亲人,成为了一家人。很多病人也很体谅我们,我们防护设备佩戴不好会提醒,有的病人会特意隔一米跟你说话,他怕把病毒传染给你。他们是很可爱的。他为医生着想,他替医生着想。

我觉得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有个包容之心。我们同处于一个环境,人和人之间应该有温暖和爱。就像我们的国家一样,这种爱的传递,把医护人员们聚集在一起,把所有人聚集在一起,所有人共同努力,才有能力对抗新冠病毒。虽然目前还有没有取得最后的胜利,我相信不会太远。总之,国有召,再来战。(王硕整理)

相关新闻:

(责编:潘惠文、蒋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