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春天,海南島戰役大獲全勝,創造了戰爭史上的海戰奇跡,開啟了海南歷史的新紀元

70年前這一戰,海南得解放!

陳蔚林

2020年03月05日08:06  來源:海南日報
 
原標題:70年前這一戰,海南得解放!

瓊島的春天來了,候鳥仍不舍遷離。位於海口市桂林洋經濟開發區的福創港,不時可見鳥兒在海防林間盤旋、掠食。

1950年4月1日,正是這片郁郁蔥蔥的林地,為從福創港登陸的解放軍第43軍127師加強團提供了天然掩體。

歷史的車輪滾滾而過,70年前的那個春天卻讓人無法忘懷。今年是海南解放70周年,近日,省委黨史研究室副主任賴永生接受海南日報記者專訪,系統回顧了海南島戰役的全過程。

一切為著爭取海南島戰役的勝利

“1949年10月14日,廣州解放。10月19日,瓊崖區黨委書記、瓊崖縱隊司令員兼政委馮白駒便向中共中央華南分局提出迫切請求,希望派遣野戰軍幫助早日完成解放瓊崖的任務。”賴永生說,馮白駒的考慮是,根據瓊崖敵我力量的對比,要使瓊崖的戰爭隨著國內的戰爭取得徹底的勝利,單靠瓊崖的力量是不能解決問題的。

向中共中央華南分局報告后,馮白駒又指示瓊崖各地黨組織,必須迅速組織支前機關,不失時機地配合大軍作戰。

時不我待,11月2日,馮白駒就“瓊崖軍情與請示早日布置解放瓊崖戰爭”問題致電中共中央華南分局及中共中央,建議在雷州半島解放后接著布置解放瓊崖戰爭。

到了當年12月,華南大陸已經全部解放。賴永生介紹,12月18日,正在蘇聯訪問的毛澤東正式向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發出解放瓊崖的命令:“以四十三軍及四十軍准備攻瓊崖。”

根據毛澤東和中央軍委的指示,第四野戰軍前敵委員會確定了渡海作戰的兵力——除40軍、43軍外又配屬兩個炮兵團和部分工兵、通信、防坦克兵共10萬余人,組成渡海作戰兵團,由第15兵團司令員鄧華、政委賴傳珠,第一副司令員兼參謀長洪學智等統一指揮。兩個軍於12月下旬陸續開進雷州半島集結,並立即著手進行渡海作戰准備工作。

從當時印發的兩份文件可以看到中共中央對於解放海南島的決心——

1950年1月1日中共中央發表的《告前線將士和全國同胞書》明確指出:“1950年的光榮戰斗任務是解放台灣、海南島和西藏,完成中國統一事業”﹔

1月2日中共中央華南分局作出的《關於支援海南島作戰決定》,又指示各級黨政機關必須全力支援海南島作戰,並迅速籌集大量船隻、船工、經費、器材和進行各種應有的充分准備,同時提出了“一切為著爭取海南島戰役的勝利”的口號。

大規模渡海登陸作戰時機已成熟

賴永生介紹,海南島戰役正式打響前,在海南島的國民黨軍有陸軍5個軍,以及海軍1個艦隊、艦艇50余艘,空軍4個大隊、飛機45架,總兵力達10萬余人,由國民黨海南防衛總司令薛岳指揮。

中共中央對海南局勢有著清晰的認識。1950年1月10日,毛澤東致電四野前委,指出“海南島與金門島情況不同的地方,一是有馮白駒配合,二是敵軍戰斗力較差”,同時特別強調“爭取於春夏兩季內解決海南島問題”。賴永生說,這是一個十分英明的戰略決策,為野戰軍組織部署海南戰役指明了方向。

2月1日至2日,第15兵團在廣州召開解放海南島戰役作戰會議。會議經過充分研究后,採納了馮白駒的建議,確定了渡海作戰採取“分批偷渡與積極准備大規模強渡,兩者並重進行”的戰役指導方針。

3月5日至4月1日,第40軍和第43軍先鋒部隊分兩批4次渡海,登上海南島。“這些隊伍的登陸,大大增強了島上的接應力量,又取得了側翼偷渡和正面突破的渡海作戰經驗,海南島戰役的准備工作大體就緒。”賴永生說,至此,大規模渡海登陸作戰的時機已經成熟。

創造木船打敗軍艦的海戰奇跡

1950年4月10日,渡海作戰兵團發出命令,向海南島發起總攻。

“解放海南島戰役正式打響!”賴永生介紹,4月16日黃昏, 40軍6個團分乘300多隻帆船,43軍2個團分乘81隻帆船,從雷州半島啟渡。

一時間,廣闊的海面上千帆如牆、桅杆如林,戰船滿載著精兵強將和全國人民的期望,像一支支離弦之箭向海南島“射”去!

但是,大約在22時,當渡海部隊的龐大船隊駛至瓊州海峽中流時,敵艦隊突然發炮轟擊,嚴重威脅了船隊的前進。在指揮船上的40軍軍長韓先楚果斷命令:“堅決向敵艦還擊!”

狹路相逢勇者勝。我方執行護航任務的土炮艇迅速沖向敵艦,盡管這些艦艇由木船改造而成,但戰士們巧妙地利用敵艦火力死角,充分發揮土炮艇上各種火器的近戰威力,對准敵艦要害部位猛烈炮擊,也打得敵艦不知所措,倉皇逃竄……

一場徹夜的海戰,讓我方渡海部隊勝利地沖破了國民黨軍艦隊的海上封鎖。據統計,我方護航船隊不僅成功掩護渡海部隊橫渡海峽,而且還擊沉敵艦1艘、擊傷敵艦2艘,重傷敵艦隊司令王恩華,創造了中外戰爭史上木船打敗軍艦的海戰奇跡。

4月17日凌晨,渡海部隊在海口以西至臨高角一線海岸強行登陸。在我方島上接應部隊的配合下,渡海部隊先是殲滅海岸守敵,而后以排山倒海之勢向全瓊各地縱深挺進,先后攻佔了美台、加來、臨高、澄邁等地,直逼海口。

乘勝追擊殘敵,迅速解放全海南

一直吹噓其立體防御“固若金湯”的國民黨海南防衛總司令薛岳,獲悉解放軍渡海部隊主力已登陸的消息后,氣急敗壞地命令32軍252師緊急增援黃竹、美亭,同時命令62軍151師、63軍153師在老城、白蓮集結。

“鄧華獲悉薛岳調其主力馳援澄邁的情況后,於4月19日命令40軍和43軍迅速靠攏,集中力量包圍殲滅澄邁之敵和來援之敵。”賴永生說,戰役此時已發展到白熱化階段——4月20日,雙方調兵遣將,在黃竹、美亭一帶展開激戰﹔22日,敵軍全線崩潰,薛岳發出“向南轉移,船運台灣”的撤退命令后搶先登機逃往台灣﹔23日,瓊崖縱隊配合野戰軍,兵分兩路於當日上午解放府城和海口。

“乘勝追擊殘敵,迅速解放全海南!”4月24日,第15兵團指揮部發出命令,兵分東、中、西三路,迅速南下,追殲逃敵——

東路追擊部隊沿瓊文公路挺進,攻佔文昌縣城,直插清瀾港,截住了一部正准備登船逃命的敵軍,隨即折向嘉積南下﹔

中路追擊部隊沿海榆公路由定安直接南進,解放瓊東縣城和嘉積后與東路追擊大軍會合,繼續向樂會、萬寧、陵水方向追擊,並於4月30日圍殲集結在榆林、三亞來不及登艇逃命的數千敵人,次日又乘勝進佔崖縣縣城﹔

西路追擊部隊則沿西線公路經澄邁、那大等地追殲逃敵,於5月1日在八所、北黎殲敵軍286師。

“至此,海南島戰役勝利結束,海南島宣告解放。”賴永生說。

戰役的勝利開啟海南歷史新紀元

賴永生說,在這場戰役中,我方共殲敵3.3萬余人,是中國人民解放軍以木船為主,配以部分機帆船作為航渡工具,突破國民黨軍陸海空力量組成的“立體防線”的一次成功的島嶼進攻戰役。

他認為,海南島戰役的勝利,開創了人民解放軍渡海作戰勝利的先例,取得了大規模渡海作戰的成功經驗,在中國人民革命戰爭史上譜寫了光輝的一頁。同時,海南島戰役的勝利,徹底粉碎了蔣介石集團憑借瓊島作為苟延殘喘和變瓊島為反攻中國大陸跳板的企圖,使海南島一躍成為祖國南方的國防前哨,保衛祖國安全、保証社會主義建設事業順利進行的鋼鐵堡壘,以及捍衛祖國南海海疆和南海諸島主權的可靠后方基地。此外,海南島戰役的勝利,對於進行抗美援朝戰爭、保衛新生的共和國、醫治戰爭創傷、恢復國民經濟等等,也都具有深遠的意義。

“對於海南而言,海南島戰役的勝利,開啟了海南歷史的新紀元,意味著海南各族人民徹底擺脫了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的壓迫和剝削,翻身做了主人。”賴永生說,海南歷史從此揭開了嶄新的一頁。

(責編:盧少雄、蔣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