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檢發布2019年保護知識產權典型案例

去年批捕侵犯知識產權犯罪案件4346件7430人

孝金波

2020年04月26日07:56  來源:人民網
 
原標題:去年批捕侵犯知識產權犯罪案件4346件7430人

  知識產權是企業的命門,是國家戰略創新資源,是推動經濟增長的主要方式。保護知識產權是推進創新型國家建設的需要,也是中國履行國際義務的需要。在“4.26”世界知識產權日來臨之際,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2019年度檢察機關保護知識產權典型案例》,並通報2019年檢察機關加強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工作情況。2019年,檢察機關共批准逮捕涉及侵犯知識產權犯罪案件4346件7430人,提起公訴5433件11003人。

  本次共發布18起案例,包括假冒注冊商標案3起、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案5起、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案3起、侵犯著作權案4起、侵犯商業秘密案2起、侵犯著作權支持起訴案1起。

  侵犯知識產權犯罪大幅攀升,集中在經濟發達地區

  最高檢檢委會委員、第四檢察廳廳長鄭新儉表示,近20年來,我國侵犯知識產權犯罪案件數量大幅攀升。1999年全國檢察機關起訴侵犯知識產權犯罪人數僅有190余人,而2019年這一數字增至1.1萬余人,增長約56倍。

  鄭新儉表示,從涉案罪名來看,侵犯商標權類犯罪每年佔全部知識產權犯罪的比重均超過80%,特別是近5年來侵犯商標權類犯罪佔比上浮至90%左右。侵犯著作權類犯罪和侵犯商業秘密罪合佔約10%左右。從案發地域看,侵犯知識產權犯罪主要集中在經濟發達地區,如廣東、江蘇、浙江、山東、上海、福建、四川、湖北等地。

  “我國經濟社會持續高速發展,含金量高的知識產權被不法分子覬覦。”鄭新儉解釋,我國知識產權創造數量不斷提升,2018年我國國內有效商標注冊量達到1804.9萬件,作品、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登記量分別達235萬件、110萬件,發明專利申請量達154.2萬件。目前我國專利申請數量世界第一。

  “這成為一些不法分子貪圖的‘肥肉’,試圖通過侵權行為不勞而獲,一定程度上導致了侵犯知識產權犯罪數量上升。”鄭新儉表示。

  涉疫侵犯知識產權犯罪中,“問題口罩”案超85%

  鄭新儉介紹,從檢察機關辦案情況看,涉疫情侵犯知識產權犯罪案件主要呈現出3個特點:一是犯罪對象集中。涉“問題口罩”案件超過85%,其余案件涉及酒精、消毒液等防護物資。

  二是罪名集中。主要涉及5個罪名,分別是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生產、銷售不符合標准的醫用器材罪、假冒注冊商標罪、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和非法經營罪。

  三是侵犯知識產權犯罪與制售假冒偽劣商品犯罪深度交織。

  “同樣是口罩案件,由於口罩種類、涉案金額、犯罪手段等方面不同,可能涉及多個罪名,根據法律和司法解釋關於競合的規定,有的適用假冒注冊商標罪、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有的適用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等。”鄭新儉表示。

  鄭新儉介紹,針對疫情期間的特殊情況,最高檢多措並舉,嚴懲包括侵犯知識產權犯罪在內的各類涉疫犯罪。如成立涉疫情防控檢察業務領導小組﹔制發司法解釋性文件,及時提供辦案依據﹔發布辦案解答,組織召開全國檢察系統視頻培訓,積極化解辦案難題。

  鄭新儉表示,最高檢還發揮典型案例指導引領作用,2月中旬以來連續發布了十批涉疫情防控刑事犯罪典型案例,其中第四批專門結合假口罩、假消毒液案例以案釋法,既給各地檢察機關正確辦案提供了指引,又對潛在犯罪形成有力震懾,起到了打擊與預防的綜合效果。

  從嚴打擊,提升知識產權司法保護水平

  工作情況中提到,檢察機關始終保持對侵犯知識產權犯罪嚴懲態勢,依法從嚴批捕起訴侵犯知識產權犯罪案件,2019年共批准逮捕涉及侵犯知識產權犯罪案件4346件7430人,同比分別上漲31.5%、24.3%﹔提起公訴5433件11003人,同比分別上漲21.9%、32.2%。

  工作情況中提到,檢察機關充分履行法律監督職能,及時糾正有案不移、有案不立、立案不當、以罰代刑、裁判不公等問題,確保定罪准確、量刑適當。2019年,經檢察機關建議,行政執法機關移送涉嫌侵犯知識產權犯罪案件154件175人﹔經檢察機關監督,公安機關立案偵查侵犯知識產權犯罪111件139人,公安機關撤銷案件105件145人﹔經檢察機關決定,向法院提起抗訴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58件,改判52人。

  工作情況中還提到,在辦理侵犯知識產權犯罪案件中,檢察機關依法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防范化解社會矛盾。2019年,全國檢察機關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辦理知識產權案件2752件5285人,其中因犯罪情節輕微作出不起訴決定328人。

  鄭新儉表示,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能促使犯罪嫌疑人積極賠償被害人,爭取其諒解,有效減少甚至化解當事人雙方矛盾,保障被害人也就是權利人的合法權益﹔有利於充分發揮刑罰的教育矯治作用,促使行為人自願認罪服法,減少和預防其再犯的可能性,最大限度轉消極因素為積極因素,減少社會戾氣。

  2019年度檢察機關保護知識產權典型案例

  假冒注冊商標案

  案例1:上海汪某等假冒注冊商標案

  案例2:山東姚某某等假冒注冊商標案

  案例3:重慶古某某假冒注冊商標抗訴案

  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案

  案例4:北京張某某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不起訴案

  案例5:江蘇鄧某某等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案

  案例6:福建高某某等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抗訴案

  案例7:河南肖某某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立案監督案

  案例8:四川徐某、李某等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假冒注冊商標抗訴案

  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案

  案例9:江蘇薛某某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案

  案例10:浙江陳某某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不起訴案

  案例11:廣東李某某非法制造注冊商標標識抗訴案

  侵犯著作權案

  案例12:上海陳某等侵犯著作權案

  案例13:安徽許某、王某侵犯著作權案

  案例14:安徽趙某某等侵犯著作權案

  案例15:四川邱某侵犯著作權案

  侵犯商業秘密案

  案例16:北京田某某侵犯商業秘密案

  案例17:浙江金某某侵犯商業秘密案

  侵犯著作權支持起訴案

  案例18:江蘇中國音像著作權集體管理協會與常熟市虞山鎮鑫龍娛樂會所侵害作品放映權糾紛支持起訴系列案

 

(責編:陳海燕、席秀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