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天打造一台精彩“春晚”

首届“新临高人”网络春节联欢会全纪实

2021年02月09日13:59  
 

“从11天前开始策划、组织,到录制收工,简直是奇迹。奇迹的产生是李站长及陈导和工作站全体员工,用彻夜未眠和忍饥挨饿换来的。我们新临高人只有三个字,谢!谢!谢!”首届“新临高人”网络春节联欢会参演人员刘铁生说。

自2月7日下午首届“新临高人”网络春节联欢会录制结束后,“临高县候鸟人才工作总群”里就炸开了锅。参演人员发到群里的图片和视频,引起群内三百余名候鸟人才的普遍共鸣,大家纷纷为全体工作人员及参演人员的辛苦付出所感动,更为这台“春晚”体现出来的“临高速度”点赞。

他们连续奋战多日 累了就在车上眯一会

“连续加了十几天的班,虽然身心疲惫,但收获还不错,希望节目播出时大家都能满意。”2月7日晚上9点多,首届“新临高人”网络春节联欢会录制结束后,杨真颖终于可以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发了这么一条朋友圈。

杨真颖是临高县候鸟人才工作站的一名工作人员,在首届“新临高人”网络春节联欢会活动身兼“总监制”及“后台主任”两个要职。“我们工作站的小伙伴们,个个都是身怀绝技,一人当作三人用,每个人都身兼数职,包括站长也一样。”杨真颖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

事实上,杨真颖真的没开玩笑。工作站站长李春辰自己也身兼数职,他是联欢会的总策划,要统筹负责整个活动的后勤保障、拍摄录制、外联协调等工作。“李站长还兼职司机,天天开车拉着大家到处跑,录制现场还挽起西装的袖子帮忙搭台。”首届“新临高人”网络春节联欢会前台主任张丽娜说。

李春辰(左一)在录制现场(临高县融媒体中心供图)

也正如参演人员刘铁生所说的那样,“奇迹是临高县候鸟人才工作站全体员工用彻夜未眠和忍饥挨饿换来的”。从活动启动以来,林小娟、余晶晶、李家合……这群平均年龄不到三十岁的工作站小伙伴们,个个像打了鸡血似的,连续半个月日夜奋战,加班成为他们的常态。尤其是在节目录制的两天里,大家的午饭都是下午两点左右才开吃,白天忙碌一天,晚上还有一堆工作等着大家,文字材料、后勤保障物资清点和准备、当天的图片选取……大家往往一起加班到半夜才回去,次日早上不到7点又得爬起来集中出发。

“昨天(7日)下午转场到牌坊(文澜文化公园)的十几分钟空挡,(我)看到这几位在车上睡着了,我很感动,也很心疼他们……”7日晚,张丽娜通过语音在“临高县候鸟人才工作总群”内发表了自己的一通感慨,引起了群内三百余名候鸟人才的深度共鸣,大家纷纷对工作站工作人员的付出表示感谢,并点赞。

参演人员纪律堪比部队 满脸大汗不敢擦

“如果说临高县候鸟人才工作站的小伙伴们因为年轻可以‘很拼’,那么参加演出的候鸟老人们则完全是凭着自己的意志在坚持,他们的付出也很大。”本次网络春晚导演陈欣子感动地说。

这是一群已经退休的候鸟老人,他们整体年龄偏大,最大的参演者是79岁,最小的也有50岁以上。但在陈欣子的眼里,他们却是一支值得尊敬的“铁军”,录制现场表现出了超强的纪律性。

比如,部分节目的录制时间是在下午两三点,此时阳光正烈,气温高达二十多度,很多参演人员身穿厚厚的演出服装,全身大汗淋漓,衣服都湿透了。特别是在几个大合唱节目当中,很多人画好的妆都被汗水冲刷了,但他们丝毫不动,无人擦拭脸上的汗水,坚持笔直地站在台上,直至表演结束。

音响师(左一)在工作 (临高县融媒体中心供图)

还有一些参演人员由于上了年纪,记忆力不好,导演在安排他们录制春节祝福语时,短短的几句话他们总是记不住,总有人念错,导演不得多次要求重录。即便如此,参演人员无人喊苦叫累,还是坚持配合导演,直至导演满意。

网络春晚的四名主持人也是从众多报名的候鸟当中挑选出来的,他们也有人频频忘词,往往一句台词要录制多次才能完成。对此,录制组均给予了他们很大的耐心和鼓励,音响师也不厌其烦地为他们播放配乐。

陈欣子表示,虽然她在录制时已经充分考虑了参演人员的体力状况和精神状况,能过的都给予一次性通过,但有几个节目的参演团队对他们的作品要求很高,都是主动要求重录,要给大家展现出他们最好的水平,精益求精,这种敬业精神让我很受感动。”陈欣子说。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下午气温升高,7日接近中午时分,一名参演人员因参加多个节目,在台上演出的时间较长,出现了轻度头晕症状。现场的医疗组人员迅速拿来急救包进行处理,使其很快恢复正常,稍事休息后确认无碍方才离开。

“你们能把像散兵一样的候鸟老人组织到一块,打造了这样一台超高难度的大型线上春晚……”录制结束后,一位姓胡的候鸟人才对此次活动的组织能力表示钦佩。

疫情防控摆在首位 合唱团上台前无奈“裁员”

“这次网络春晚,给我压力最大的不是候鸟老人难以组织,也不是演出节目的质量问题,而是疫情防控。”录制结束后,本次网络春晚的总策划李春辰如是说。

据了解,由于是分批录制,本次网络春晚的录制现场分别选在长岛蓝湾小区和文澜文化公园。考虑到录制现场会引起群众围观,不利于疫情防控,主办方提前制定了《首届“新临高人”网络春节联欢录制现场应急预案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应急预案》,细化了现场防疫的工作分工,特别是设置了医疗保障组,随时应对现场可能发生的医疗事故。

“最大的担心就是人员聚集,所以我们严格控制现场人数,包括演员和工作人员在内,现场人数不得超过50人。”李春辰说,为此,他和导演陈欣子还在吃饭时发生过一段争吵的小插曲。

录制现场的摄影师(临高县融媒体中心供图)

原来,有一个合唱节目,报上来的人数是58人,李春辰坚决不予通过,并撂下一句狠话:要么减少上台人员,要么直接“枪毙”该节目。陈欣子一听急了。她希望主办方能够充分理解合唱节目的整体效果和参演人员都是候鸟老人的特殊性,在人员上只要不超过50人即可。最终,两人以“上台演员撤下一部分,现场工作人员撤出一部分,确保现场不超50人”这样的解决方案达成了共识。

在两天的录制过程中,安全保障组十分辛苦,不但要做好入场人员的体温测量、健康信息登记等工作,还要大费周章劝导围观群众,拉起警戒线让群众不要围观。

按照防控预案,现场只能放入两队人员,一队录制,一队在场外静候,随录随走,而且必须全程佩戴口罩(演员演出时除外)。“我们还邀请县疾控中心派员现场监督。”李春辰说,主办方克服了种种困难,最终在确保防控安全到位的前提下圆满完成了录制工作。(临高县融媒体中心 刘彬宇) 

(责编:刘杨、席秀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