鹦哥岭识鸟人

曾毓慧

2020年07月13日09:26  来源:海南日报
 
原标题:鹦哥岭识鸟人

  符建灵在用望远镜观察鸟儿。

  海南鹦哥岭鸟类图鉴》收录了符建灵拍的照片。

  符建灵蹲在树下观察鸟儿。

  在鹦哥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深处,树叶婆娑间,不时传来几声清脆又悦耳的鸟儿鸣叫声,可当你循声觅去,鸟儿似乎又没了踪影,但“处处闻啼鸟”的意境,恰能给这片热带雨林增添更多的神秘感。

  “不用看鸟儿长啥样,光是听鸣叫声,我至少能辨别得出七八十种鸟儿。”每每从叶丛中传来鸟儿的鸣叫声时,鹦哥岭自然保护区南开分站的护林员符建灵总能如数家珍,有时他会吹着口哨模仿“回应”几声;有时,他又突然蹲下或趴着不动,掏出望远镜寻找着,按下录音笔的录音键,那准是又遇到珍稀鸟儿在鸣叫歌唱了。

  扎根深山

  巡护鸟儿乐园

  一株株参天古树,撑起了成片的林荫,藤蔓蜿蜒纠缠着粗壮的树干攀附生长,不时传出一连串清脆的鸟鸣声,又或是灌木丛里发出几声急促的异响,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热带雨林的深邃与神秘总能引人入胜。

  7月初的一天,一大早,记者跟随着符建灵从白沙南开乡什才村区域走向雨林深处,几里路过后,树梢上、灌木丛旁,不时传来“咯咯”“咕咕”“唧唧啾啾”的鸟儿鸣叫声。一开始,只有一只鸟儿在欢快地独鸣,不一会儿,就唤来了三五只同伴,甚至是群鸟一起和鸣歌唱,像是奏响了一曲悦耳的乐曲,伴着山涧泉水叮咚声荡漾开去,雨林静谧的早晨被唤醒了。

  “别看我录下了好几百段鸟儿鸣叫声,可它们太机灵了,有些鸟儿的模样至今我都没看清呢。”1986年出生的符建灵是白沙南开乡人,大专毕业后,他曾辗转于海口、三亚等地务工,直至2013年返乡当上了护林员,自此扎根深山。一个机缘巧合,他跟随着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科研人员在鹦哥岭开展为期一周的鸟类调查,自此,就迷上了热带雨林里的这些“小精灵。”

  鹦哥岭自然保护区面积较大、垂直落差大以及森林质量较好,又得益于历次科考所积累的数据,以及对科研监测的有效管理,使得鹦哥岭的鸟类记录数据不断刷新。

  2019年出版的《海南鹦哥岭鸟类图鉴》一书记载,在鹦哥岭地区已记录到的250种鸟类中,非雀形目鸟类97种,雀形目鸟类153种,其中,留鸟为146种,候鸟为104种。这些鸟儿,都是符建灵的录音对象。

  “处处闻啼鸟”

  识别有诀窍

  许多不同的鸟儿,长得却很形似,鸣叫声也较为近似,在枝叶摇曳间,想要看清鸟儿的“真容”非常难。为了探清鸣叫鸟儿的种类,更好地做好巡山护鸟工作,自2015年起,每每巡山时,符建灵就会带上相机与录音笔“捕捉”不同鸟儿的踪迹以及鸣叫声。

  “你看,我这些年拍摄的珠颈斑鸠、银胸丝冠鸟、黑短脚鹎、褐顶雀鹛、白额燕尾等鸟儿的图片都刊登在科普书刊上了。”符建灵翻阅《海南鹦哥岭鸟类图鉴》一书介绍着,脸上满是自豪的神情。符建灵说,现在他光是从鸟儿的鸣叫声,就能准确识别七八十种鸟儿的种类。在他熟识的鸟儿里,国家一级保护物种的海南山鹧鸪,叫声虽略显单调,但其鸣叫声“ju-gu, ju-gu, ju-gu”可谓“名副其实”。此外,黄眉柳莺“仔儿”鸣叫声显得细尖但清脆,而白额燕尾则善于发出响亮又薄尖的双哨音,相比之下,山皇鸠的鸣叫声就比较低浑。符建灵说起鸟鸣声头头是道。

  “只闻其声,不见其踪,这也是听声辨鸟的乐趣吧。”符建灵再举例说,同属于鹃形目杜鹃科,四声杜鹃、中杜鹃、大杜鹃,这三种鸟儿长相十分神似,但声音是区别它们的最好方法,当你听到一串“咕、咕、咕、咕”的四声连叫时,那就是四声杜鹃在欢迎你了;而中杜鹃发出的“咕咕咕”鸣叫声有点低缓,有时给人一种催眠的感觉;大杜鹃很多时候发出两个音节的“布谷”鸣叫声,显得有点单调但不失粗狂。

  “鸟儿中,还有一些很优秀的模仿唱将呢,机灵得很!”符建灵笑呵呵地介绍,红喉歌鸲在繁殖期的鸣叫声多韵而婉转,且还能模仿不同小昆虫的鸣叫声,而棕背伯劳也不甘示弱,虽说平时它一般只会发出类似‘zhiga-zhiga-zhiga-zhiga’重复的哨音声调,不过,它善于模仿红嘴相思鸟、黄鹂等其他鸟类的鸣叫声,且声音婉转悠扬,其“迷惑性”可不小。符建灵说,即便是同种鸟儿,在觅食、求偶、呼救、受惊吓时发出的鸣叫声,也不尽相同。

  听鸟儿歌唱

  录下珍贵音频

  拍摄鸟儿不易,记录下鸟儿的鸣叫声更是需要耐心与细心。有时,为了录下一段没有杂音的鸟儿鸣叫声,符建灵可以一动不动地趴在灌木丛里或树根底下,好几次还遭遇了险况。

  有一次,符建灵巡山至海拔大约400米时,静谧的山林间突然传来了一连串红翅䴗鹛的鸣叫声,他惊喜得趴在隐蔽的灌木丛旁,掏出望远镜循声四处搜寻,但只能隐约见到三五只鸟儿在树梢上跳动的踪影。不时有风吹过,枝叶摇曳间发出的声响,混淆着鸟儿鸣叫声,无可奈何的他就这么一动不动地趴着,约莫20多分钟后,风停的瞬间,他终于抓住机会录下了一段30秒的鸟儿鸣叫音频。正当他准备收工时,才发现一条竹叶青毒蛇不知何时已盘曲在他脚跟旁,险些一脚踩到。还有一回,为了录下海南山鹧鸪的鸣叫声,他差点就撞上了一个篮球般大小的马蜂窝。

  “鸟儿在鸣叫,就像是在歌唱!”这些年来,符建灵也记不清自己曾经录下多少鸟儿的鸣叫声了,但经过筛选后,现今他保留着40余种鸟儿鸣叫声的录音。在符建灵看来,在略显枯燥的巡山工作中,用心寻觅与聆听不同鸟儿悦耳的鸣叫声,然后再请教保护区的鸟类保护专家辨别,既增长了学问,也能给这份工作增添不一样的乐趣与活力。年近五旬的陈政清自从加入护林员队伍后,从砍林变为护林,从猎鸟变为护鸟,他与符建灵也成为观鸟、听声辨鸟的知己。“在搜集、甄别鹦哥岭鸟儿种类方面,符建灵为咱们保护站做了不少工作,我们也非常支持他这个爱好。”南开分站站长符燕明认为,巡护山林,就是要在不人为干扰物种栖居的前提下,想方设法去了解生态环境更详实的信息,以便今后更好地做好科考、科普工作。

  据《海南鹦哥岭鸟类图鉴》一书介绍,位于鹦哥岭片区的鸟儿不仅品种多,且不乏珍稀品种,目前已有51种鸟类被列入不同鸟类保护或红色名录,占海南受保护鸟类的61.45%,其中,国家重点保护鸟类为40种,一级保护的物种有海南山鹧鸪和海南孔雀雉,二级有38种,包括各类绿鸠、皇鸠和猛禽等。

  符建灵盼着,“人来鸟不惊”的意境,能让更多的人关注与呵护鹦哥岭这片热带雨林。

(责编:潘惠文、席秀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