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南最艱苦的水電站 一群年輕人堅守十年

毛雷

2020年05月03日16:54  來源:人民網-海南頻道
 

車出海口,西行南下,先走兩個小時高速到昌江,再開兩個小時山路到最偏遠的王下鄉,再顛簸約六公裡的土路,看到蒼翠的山谷中插著一面鮮艷的國旗,就到了海南控股南堯河水電站。

南堯河電站是海南控股旗下海控能源下屬的一個水力發電企業,電站三台2000千瓦水輪機組發電供海南礦業使用。南堯河電站自2009年建成投用以來,一直保持著1600萬千瓦時的平均發電量。

搞水電苦,在南堯河搞水電更苦——這裡不僅人煙稀少,而且幾乎與世隔絕,相比洪水來臨時的“險”,更加考驗人的是孤獨和寂寞。十年來,正是一群年輕的水電人在這裡戰勝孤獨默默奉獻,用實際行動生動詮釋了“堅守”的意義。

南堯河水電站遭遇洪水的情景 水電站供圖

櫛風沐雨

在海南最偏遠的水電站與水“拼殺”

“如果再晚轉移2分鐘,我們就都出不來了!”1982年出生的梁祺從小跟著父親在瓊海牛路嶺水利發電站長大,“台風見過,暴雨見過,但是台風帶來這麼大的山洪,我還是第一次見。”

梁祺口中的這次山洪,是2016年第8號台風“電母”帶來的。8月17日那天,昌江縣王下鄉的降雨達1412.3毫米,為昌江縣五十年一遇的特大暴雨,致使昌江縣霸王嶺至王下鄉路段山洪暴發,部分道路橋梁沖毀,路邊山體多處塌方、通信中斷。那次,配有衛星電話的南堯河水電站也和外界“失聯”了近20個小時。

幾張老照片展示了當時的危急場景:滾滾洪水拍打著水電站的廠房,綠色的籃球場地面已經被洪水打碎﹔洪水漫過防浪堤,涌入廠房,三台2000千瓦發電機組已經完全被淹沒……

面對不斷上漲的水位,在時任黨支部書記、總經理陳煥發的帶領下,電站從重要防御狀態進入緊急防御狀態,五名職工根據分工,各負其責,迅速進入戰備狀態。經驗豐富的陳煥發判斷此次廠房恐怕不保,立即安排梁祺頂著暴雨,實時監控觀察尾水水位及四圍山體情況,同時,提前部署,及時規劃好安全轉移路線。

洪水侵襲后的南堯河水電站 南堯河水電站供圖

“撤!”眼看著尾水水位不斷上升,防汛預警連連升級,陳煥發知道最重要的是人的安全,雖有痛心和無奈,最終還是下達了撤離的命令。他們剛跑到附近的山頭,回頭就看見漫天的洪水正越過大壩,把整個廠房全部灌滿……

“說不怕是假的,這次是真的有點怕。”梁祺說,怕歸怕,但只是一瞬間的事,洪水過后,大家立即將重心轉到搶險救災工作上,強力排水、拆機組、烘干……經過大家的努力,水電站在最短時間內達到恢復生產的條件。

這只是南堯河水電站十一年來經歷的其中一次台風,像這樣的場景還有很多。“大風大浪都見過了,現在大家都比較習慣了,但每次台風暴雨,我們還是會全力以赴防患未然。”南堯河水電站黨支部書記褚新平說,在每次防洪搶險的過程中,黨組織和黨員發揮了關鍵作用,7名黨員和3名預備黨員沖鋒在前,展現出強大的戰斗力。

南堯河水電站電氣專工梁祺正在工作中 吳濤 攝

戰勝孤獨

在“與世隔絕”中提升自己

“68公裡!120多個彎!”當記者問及水電站到昌江縣城的距離時,“90后”的王高林脫口而出。因為皮膚黝黑,大家更願意叫他“小黑”。2009年入職,他是南堯河水電站第一批老員工,也是當時最年輕的隊員。

別看小黑年紀小,卻是隊伍裡的“老司機”。汽修專業出身的他,18歲就拿到了駕照,所以一開始開車的任務就落在他的頭上。從縣城到水電站,大部分是盤山路,路邊就是懸崖峭壁,68公裡的山路大概要開兩個多小時。“如果遇到天氣不好,還有可能遇到山體滑坡,進出山裡唯一的石橋也會被河水淹沒。”小黑說,現在自己對這條路已經很熟悉了,“哪裡有彎兒我都知道,有一次因為情況緊急,隻用了一個小時二十分鐘就開到了縣城。”

與狂風暴雨和嚇人的山洪相比,這裡更加讓人難受的,是孤獨。

2009年到2014年期間,南堯河水電站是沒有信號的。

為了找信號,梁祺和他的同事們走遍了水電站周圍的地方,最終發現山上的一棵樹那裡會有一絲微弱的信號,所以就出現了當時在南堯河水電站才有的獨特場景:挂手機。一串手機被用繩子挂在那棵樹上,大家開著免提打電話。

一群80后、90后,沒有網絡的日子是怎麼熬過來的?

“一開始大家還有說有笑,但時間長了就發現,整天就是那麼幾個人,慢慢都沒話說了。”在梁祺看來,與世隔絕的自然環境,雖然讓他和外界的聯系少了很多,但也隔絕了浮躁,讓自己有更多的時間去充實自己。他給自己定了五年目標,更多的精力用在學習跟鑽研上,已經成為一名資深的電氣專工。

和梁祺一樣,從什麼都不懂,到技術骨干,小黑憑的就是一股不服輸的勁。汽修專業出身的小黑一開始對水電專業一無所知,為了盡快學習技術,他每天跟著水電設備的安裝師傅學習,學電焊、學維修,有時間再看看技術書籍,不懂了就向老師傅請教,一邊工作,一邊學習。“現在設備出現什麼故障,我基本上都能判斷出來。”

“在這裡,要耐得住寂寞,要學會獨處,我希望我把能力提升得更高,用成績來體現我的社會價值,用我的堅守來傳承南堯河水電站精神、海控精神,讓更多的年輕同事一棒接著一棒干,把南堯河水電站建設的更美好。”梁祺說。

南堯河水電站旁邊,國旗飄揚 人民網記者 毛雷 攝

永不止步

讓“南堯河精神”走出南堯河

現在的南堯河水電站,已經不需要十幾二十個人常駐了。

為了加強安全生產管理,提高南堯河水電站管理水平,海南控股黨委高度重視南堯河水電站的技術改造升級,從2018年起開始實施電站運維智能化建設,逐步實現水電站“無人值班,少人值守”。南堯河水電站集控中心建成以后,員工工作地點已搬遷到昌江縣城,通過網絡對電站進行遠程監控操作。自動化智能化的管理,實現了遠離危險,消除隱患和減人增效的目的。

節省出來的人力,就要讓他們發揮作用,優秀的戰斗隊伍,隨時服從組織的召喚。在做好南堯河水電站生產任務的同時,在海南控股黨委的安排下,南堯河水電站派出精干人員趕往東方新龍龜廠光伏電站,配合開展項目建設和運行管理工作。

南堯河水電站三台發電機組 人民網記者 毛雷 攝

“一切從無到有,日夜加班搶建。”從南堯河走出來的這支隊伍,發揮不怕苦,不喊累的精神勇擔重任,頑強拼搏,從基礎一、二設備的安裝,設備屏櫃電纜的布線、對線、接線到調試,不分晝夜,追趕進度。2020年4月16日,海南控股東方新龍光伏項目全容量順利並網發電,標志著海南控股東方新龍光伏全容量發電並入南方電網,以實際行動助力海南“五網”建設,南堯河水電團隊,再一次以自己過硬的技術力量,完成了組織交予的重要任務。

如今,南堯河水電團隊已接管東方新龍龜場光伏發電站運維,通過技術輸出,為南堯河水電站人均年增收1.2萬元。南堯河水電站黨支部書記褚新平說:“我們南堯河電站從09年建站至今,有兩代的水電人,在南堯河奉獻了他們的青春和智慧,現在有更多的年輕人不斷地在加入我們這個團隊,我希望通過他們的勞動和努力付出,把我們南堯河電站,建設得更加美好,同時也希望通過我們的堅守和付出,為海南自貿港的建設奉獻南堯河力量,作出海控人的貢獻。”

在梁祺看來,他和隊友們只是做了一名水電人應該做的,並沒有什麼感天動地的“大事跡”。但這樣的“平凡”,不正是每個人參與海南自貿港建設的方式嗎?

(責編:劉瀚濤、席秀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