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香”太臭惹爭議 揭秘讓海南人“愛恨交織”的糖膠樹

文\記者 李夢瑤 圖\記者 李天平

2020年11月23日09:05  來源:海南日報
 

  糖膠樹花朵。

  糖膠樹的滿樹繁花在居民樓下盛開。

  “我們是一列樹,立在城市的飛塵裡……我們在寂靜裡,在黑暗裡,我們在不被了解的孤獨裡……固執地制造著不被珍惜的清新。”正如著名散文家張曉風在《行道樹》一文中描述的那樣,日復一日為人們遮風擋雨的行道樹,從來都是默默奉獻的代名詞。

  和大部分行道樹一樣,糖膠樹多數時候也是這般安安靜靜地佇立於海口市區部分道路兩旁,樹形開闊,抗風抗噪,易於打理且維護成本低,堪稱行道樹樹種裡的“全能選手”。

  然而每年一到10月下旬至11月上旬,卻有不少人高呼要開除糖膠樹的“行道樹樹籍”,原因無他,隻因其開花時散發出的氣味太過濃烈,讓不少市民直呼受不了。

  讓人又愛又恨,糖膠樹究竟是何來頭?

  鄉土樹種躋身城市行道樹

  春天勤生綠葉,夏日濃蔭遮頭,秋有落英繽紛……作為道路風貌的標志物,一列列亭亭的行道樹不僅承擔著城市道路空間分界、誘導視線、指示道路的作用,更勾勒出一座城市的季節、時令輪廓,算得上是鋼筋水泥叢林中難得的一抹生機。

  原本扎根於山野的樹木,究竟具備怎樣的品質,才會被移栽進入城市承擔起行道樹的角色?依據城市的自然條件和城市規劃,海南省園林風景協會專家謝盛強總結出海口城市行道樹樹種規劃選擇的5個標准——

  樹干通直健壯,分枝點較高,冠大蔭濃,枝葉較密,樹姿優美,或有花、有彩、有香﹔根系深,須根少,闊葉常綠,生長壽命長﹔對環境適應性較強,抗污染、耐干旱,抗風和抗病虫害﹔易栽植成活,耐修剪﹔樹種較珍貴優良,能顯示出明顯的城市風格和地方特色。

  如此一對照會發現,糖膠樹像是天生就要成為行道樹一樣,不僅生長快、樹形好,且抗風力強、病虫少、庇蔭良好,幾乎具備一棵行道樹應該具備的所有優秀品質,因而被廣泛應用於城市綠化。

  早在20世紀五六十年代,糖膠樹便作為行道樹種被引至海口,經過數十年的適應與推廣,這一外來樹種成功躋身本地鄉土樹種行列,在龍昆南路、龍華路、海達路、義龍路等路段,如今都能見到它們的身影。

  “花香”太臭惹爭議

  樹干挺拔豎直,樹冠呈傘蓋狀,葉片多輪如托盤,果實垂挂如長條……盡管糖膠樹具有較高的觀賞價值,卻依舊無法阻擋其成為不少海口人心中最“臭名昭著”的行道樹。

  之所以“臭名昭著”,還真是因為一個“臭”字。

  每年10月下旬至11月上旬,正是糖膠樹的花期,白綠色的小花在枝葉間成簇開放,煞是好看,可稍微走近一點,便能聞到一股濃烈刺鼻的花香,叫人敬而遠之,唯恐避之不及。

  “越到夜裡,味道越濃,我都快被熏暈了”“氣味太可怕了”“腦袋直發暈,甚至有點反胃想吐的感覺”……在搜索引擎中輸入“糖膠樹”,會看到對於其氣味的討論已持續多年,盡管也有部分市民認為糖膠樹的花香不難聞,聲音卻微弱到幾乎隱沒在如潮的惡評中。

  好好一棵樹,味道怎麼就這麼怪?

  查閱專業期刊論文后得知,糖膠樹的特殊氣味來源於其含有的一種化學物質——氧化芳樟醇,這是一種香水、精油、洗護用品等最常添加的成分。來自廣東藥學院的專家曾提取糖膠樹花中的揮發性含香物質進行成分分析,發現氧化芳樟醇佔其相對含量的5.05%,並根據現有分析結果得出“糖膠樹花的揮發油成分中並不含有對人體有害的物質”的結論。

  糖膠樹花香引發部分人群不適的原因仍有待進一步研究,好在其花期隻有20天左右,且現在專業養護人員會通過使用化學藥劑使其提前落花,盡量讓市民免受困擾。

  渾身是寶用途廣

  糖膠樹被公眾廣泛認識是以行道樹的身份,事實上,這一夾竹桃科常綠喬木能夠發揮的作用遠不止於此。

  切開糖膠樹的樹皮或折斷其樹枝,會發現全株上下分泌出大量的乳液,早在瑪雅人時代,中美洲地區就有人用它來清理牙齒、確保口腔清新,后來又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這些乳液被當作口香糖的主要原料,糖膠樹也由此而得名。值得一提的是,未經加工和提煉的糖膠樹乳液具有一定的毒性,市民應避免直接用皮膚或眼睛接觸。

  有毒,幾乎算得上是夾竹桃科植物的共性,但正所謂“藥之效,毒為之”,許多有毒植物同時也是入藥良材。現代科學証實,糖膠樹的樹皮和樹根、樹葉含有多種生物鹼,能鎮咳、消炎退熱、止血生肌,治瘧疾、氣管炎、百日咳、哮喘、外傷、瘡嫡等,全株皆可入藥。

  糖膠樹,又名盆架子樹、燈架樹、黑板樹、面條樹、乳木、魔神樹等。別名之多,一方面源自其用途廣,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其造型別致。譬如,其木材是制作黑板的材料,故得名黑板樹﹔其果實為細長的莢果,遠遠望去就像一根根面條懸挂樹梢,因而又被稱為面條樹。

  由此可見,就算有朝一日真被開除了“行道樹樹籍”,渾身是寶的糖膠樹也能在藥用或建材等領域繼續“發光發熱”。

(責編:潘惠文、蔣成柳)